目前在写《他跟他的八十年》

[黑瓶]入院 10.1完结

#入院


他瞎/他张,原著向R18


点梗要求:精神分裂及双人格设定


路过市区时下起了雨,这场雨不大,敲在屋顶上潺潺作响,流着水的玻璃窗都映成了黄昏色,从楼上看下去,满地是湿漉漉罩着一层薄烟的草木。解九走进来的时候,黑瞎子在拘束衣里动了动。解九没有急着进门,而是慢悠悠拧开手里的保温杯,倒了一壶盖热茶。他倚在门口多站了一会儿,半晌才对床上的病人笑起来:“怎么的?又弄成这样了?”


拘束衣很重,瞎子躺在里边嘿嘿笑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“暴力倾向,”开门的年轻看护把病历放在床头,检查了一下床上的绑带,“一发病就打人,给我们护工绑着了。”他在查房记录上打了个勾,解九听着又笑...

 

[黑瓶]

入院的更新遗址……

 

[黑瓶]十二月

#他瞎&他张

三月份写的台历段子……我做事比较怂,当时说我肯定写不好就多写几个月随便挑吧,就写了这么多。刚把废稿找出来,加上银狐台历中的三篇,正好一年十二个月,搁在这儿,混个更。他瞎/他张,清水无差。 ​​​


2002年 11月

黑瞎子躺在后座上,一个人占了整条椅子。他用一只手捂住眼睛,表情非常痛苦地慢慢拉下自己的墨镜。睡醒了,眼镜腿刚刚一路都压在他右边的耳朵,留下了一条细印。
“这么快到地儿了?”他爬起来,趴到副驾的椅背上,偏着脑袋揉耳朵根,郭风正在打方向盘倒车。
“到了,眼镜戴上。”华和尚先下了车,一边回头说,“四爷和广西来的都在里面了,大家见个面,一起吃顿饭。”
“山东菜。”...

 

[瓶黑]遗传

#遗传


#他张/他瞎

 微博点梗R18,Warning:互攻设定下的瓶黑,是一只被他瞎睡过的老张攻


接电话的不是张起灵,而是郭风。这是一条他们的备用线路,哑巴显然这时候在地下,他照规矩把身上的另一只电话交给地面接应,郭风估计在老乡家里待得不错,回话时嘴里塞满了东西:“黑爷?事急?”

郭风是陈皮阿四的司机,下地往往是他待在上头。他的声音从话筒里一传出来,黑瞎子就“唉”地叹了口气,他撇开头,把夹在肩上的西门子搁在茶几上,按了免提:“哑巴张呢?剩几天?”

“说来你不知道,向导撞到个痴线佬,山里带进来都在下雨,四爷说雨浇了不好动沙子,下头要积水,”郭...

 

[黑瓶]他跟他的八十年

#他跟他的八十年

不是文,是小论文,简单梳理一下这所谓八十年的时间线。犹豫了一下是不是打Tag,暂时先打上吧,再一次说:只是黑瓶小论文。

虽然我的Paro叫做《他跟他的八十年》,然而这个故事真正属于他们的时候很短。

我是想把它完整写出来的,然而工程量太大,我没信心完成。目前写过的短篇除了人鱼paro外,其实都不算独立作品。它们可以按照某种时间线来排列,原著分析与无理妄想混杂。基本上是按照盗墓小说的时间线,可对比盗八结尾的盗墓笔记事件年表。另一部分是我的妄想,CP向都是妄想,不萌这个CP的可以对我极尽讽刺,但是不用对我认真。

黑瞎子离开北京是1955年左右,他张一个人留在国内;1960年,瞎子留...

 

[黑瓶]电话

#他瞎/他张,R18

微博点梗,要求:Phone Sex Play

这是高原最舒坦的时节,偶尔有短而急的阵雨,在清爽中又多一丝湿润的凉意,渗灰的碧蓝天上斜铺一层薄云。太阳西斜,底下方方正正的灰砖灰瓦都被映成了暖黄,广场上嘈杂的人流夹着烤土豆摊的孜然香气。黑瞎子出去买了一盒烩面拎回来,这个时候临近工人下班,他在办公室里没有编制,倒是混得脸熟,陆陆续续回家的人路过他的写字间都来打招呼。黑瞎子一手夹着筷子,一手继续在底卷上贴发票,笑嘻嘻点头应着:“对,我加夜班。”

有几个年轻人过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。楼里的人几乎散尽了,门卫老头儿养的狗卧在浓重的暮色下休息。青海进入了她的傍晚,黑瞎子把暖呼呼呛人...

 

[黑瓶]缩骨

#他瞎/他张,R18

微博点梗,要求:老张穿女装被掀起裙子从背后X(。


黑瞎子做了几项常用的拉伸,张起灵没说什么,但是看眼神也知道他不怎么满意,他活动够了筋骨,解开裤子,蹲下要往地毯上躺,张起灵这时候拦了他一下:“等会儿。”

他站起来要往隔壁厢房里走,又停住了,回过头问黑瞎子:“家里毛巾都收在哪儿?”

说着左脚还在地毯上虚划了一下,淡淡道:“容易弄湿。”黑瞎子蹲在地上瞪着他,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肩关。哑巴这下是要来真的。他单手给自己做了两回推拿,张起灵已经抱着一沓干净浴巾走回来,脱掉鞋子,耐心在毛毯上铺了厚厚一层,这才回过头对着黑瞎子摆了摆手,命令似的说:“过来躺下。”...

 

[Blog]贴个我的AO3地址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FluffySue/pseuds/FluffySue/works


R18向在Lofter全部做了图片跳转,懒得刷图的小伙伴直接点我专栏吧。目前只整理盗墓向,不过不占Tag了。

 

[黑瓶]水鬼

[黑瓶]水鬼


#他瞎/他张,R18

 点梗要求:人鱼。

旧病复发,状态不好,见谅。


清明节在四月刚出头,远还没到能脱春季外套的时候。所有三中的孩子都按规定穿着白校服衫,以示肃穆。这一路自然是冻得怨声载道,班主任怕出事,也跟着埋怨教务处,趁着这一路小声的吵吵嚷嚷,王思菁偷偷把手塞进裤子兜里,夹出一块膨化食品。

她吃的是校门口买的一种零食,包装上的名字叫脆脆骨,其实是用面粉辣椒做的,很油。教务处是不准她们在扫墓时吃东西的。

王思菁的背包里还装着几份,这里靠近杭州郊区,下了大巴之后还要穿过一段自然景观,在她小的时候,这里曾经是一处小旅游开发区,路边还残留景区排挡的遗迹,

 

[黑瓶]十八线角色强行加戏粉丝惯于意淫脸大如盆

以后可能把这些东西写下去,所以混个更,我想看铁四角啊。在盗墓本传的剧情里塞了他瞎,每个段子第一段为南派原著。

《卷五·谜海归巢·再次重逢》

我有点意外他会说这种话,不过他说完就站起来,拿起一个提桶,去营地外的水池里打了一桶水,然后脱光衣服背对着我开始擦洗身子,把他身上的淤泥冲洗下来,我看他的样子知道没什么话和我说,心里有点郁闷,不过总算他回来就是一件喜事了。
闷油瓶洗完以后去帐篷里拿了件干净的冲锋衣,把帽子直接兜在湿答答的头上,斜靠在一边就开始闭目养神。
我也没去打扰他,中午的丛林极度闷热,我们坐在营地里还好过一些。趁着胖子和闷油瓶都在睡觉,我用池塘的冷水也去洗了个澡,浑身...

 
© 每周尽量一更 | Powered by LOFTER